NOIP2016游记

人呐,就是不知道,自己就不可以预料。
一个人的命运啊,当然要靠自我奋斗,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。

——长者

NOIP之前

初赛考完了之后就停课了。看到初赛的题目如此之难,预感到复赛不会简单,至少不会像2015年那样水。于是那之后刷的题目,一直不是NOIP难度。

学习了线段树的各种卡常数技巧,还学了一大堆新算法。

Day -4

晚上着凉,头晕。上午在机房晕了一个小时之后就回家了。 下午去医院,急性肠胃炎。打点滴。

Day -3

上午打点滴,下午病还没好。勉强去了机房,找一下手感。

晚上病好了。

Day 0

打了TarjanKMP线段树并查集扩展欧几里得的模板。虽然感觉并不会有什么卵用。

没有住到那边去,感觉第二天早上去会晕车。

Day 1

果然晕车。

下车之后有点呕吐。进考场之后和雅礼的人谈笑风生一番,然后就发密码了。题目解压一看,感觉画风十分的鬼,数据点一大堆。

立刻去写T1,先写了个80分的链表暴力;然后就写正解。写完了拍,没有拍出问题。耗时30min左右。

然后就去看T2,发现十分不可做。然后打了个暴力就跑去看T3。结果发现T3是一道概率论。然而我们一道概率论的题都没有做过,所以就认为自己做不出来。打28分暴力跑。耗时35min左右。 (考后想了一下,发现是个智障题。)

然后回去肛T2。 先把链状的情况做掉。接着去想S=1怎么处理;20min之后想到$O(n)$做法,然后就去写。此时T2拿了60分。

接下来开始拍。没有拍出问题。然后肛T=1的数据,一直到考试结束。

Day1估分100+60+28=188.

Day 2

继续晕车。

和长郡的人谈笑风生一番之后就发密码了。解压之后发现T1做过原题,那个题保证$k$是质数。

先把暴力打好,然后打正解。依靠$k$为质数的情况,拿了70分。 期间拍出各种问题。一一修复。

然后去看T2。发现暴力很好打,拿个堆维护一下就能过$q=0$的一些点。然后就先打了暴力,再打了$q=0$,没有拍出问题。

接着去做T3,写了个大爆搜。调无穷小的参数调了很久。分数应该在$[0,60]$

现在手上的分数仍然很少,转头去做T1

思考一番后发现$k$不是质数也很好搞,质因数分解一下,然后就能做了。花20min左右打了正解,没有拍出问题。

(然而直到考后才知道,这题目有简便得多的做法——Pascal公式推组合数,直接对$k$取膜就行了。)

Day2估分100+40+0=140

两天估分一共328

后记

民间数据测出来的结果竟然是396,应该是数据太水。 最开心的是没有题目打挂了。但这也是应该的,5道题都拍过,另外一题是个Floyd

每天至少一半的时间花在拍上,这也导致Day1T3没有去写。不过并不后悔,稳一点总是好。

另外一件比较好的事情是没有被情绪所影响。 从初中开始我的心理情况就十分稳定,也许是因为没心没肺?

很多网上认识的朋友都准备退役了。文化课快乐吧。


CC0协议 @ ruanxingzhi 2017. CC0是啥玩意?
Home apps close